寄件人姓名  *
寄件人電郵  *
收件人電郵  *
內容
養狼和下課 - 李永波的拋物線
時間 : 2016-06-10
來源 : 新浪體育
作者 : 週超


養狼和下課 - 李永波的拋物線

李永波二十年來劃出一道拋物線李永波二十年來劃出一道拋物線

5月20日晚上,在江蘇崑山的體育館裡,伴隨著中國男子羽毛球隊退場的不是歡呼和掌聲,而是巨大的“李永波下課”怒吼。中國男子羽毛球隊在這裡創造了自參加湯姆斯盃之後的歷史最差戰績——沒能進入四強。

李永波和乒羽中心主任劉曉農頹唐地捂著自己額頭的照片,迅速在網絡上傳播開來,諶龍手中的聖器不再凌人,中國羽毛球的霸業似乎就要大廈將傾。

一時間,質疑李永波的風潮再起。

有趣的是,就在大約3年前,2010年和2011年,當中國羽毛球隊連續三次包攬世錦賽5塊金牌,成為五星戰隊的時候;當2012年中國羽毛球隊包攬倫敦奧運5塊金牌的時候,人們問李永波的問題則是:中國隊要不要養狼?中國羽毛球隊如此強大,會不會因為挫傷的其他國家選手的積極性,而導致羽毛球被開除出奧運會?

現在,世錦賽的女單、男雙已經連續兩屆與中國無緣了;湯姆斯盃先輸日本,再輸韓國,連續兩屆沒能進入決賽。養狼?別說養了,狼已經暴起吃人了。當初那些率先喊希望中國羽毛球隊養狼的急脾氣,現在一轉開始喊李永波下課了。

誠然,競技體育就是這樣殘酷的,任何 功勳教練,都有灰頭土臉的那一天,身後有餘忘縮手,急流勇退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參透的。不過李永波執掌中國羽毛球隊還遠未到山窮水盡的時候,他們只是從巔峰向下盪悠了一回而已。

1992年,驕傲的中國羽毛球隊在巴塞羅那灰頭土臉地只收穫了1銀3銅。沒有任何金牌。李永波退役後進入國家隊擔任副總教練,當時的國家隊沒有總教練,在他的指揮下,羽毛球隊開始了教練和隊員的年輕化政策。

這是球要被拋出去的那一刻。起飛總會伴隨著各種艱難困苦。 1994年尤伯杯,中國女隊輸給了印度尼西亞,丟了5連冠。男隊在湯姆斯盃上也輸給了印尼隊,讓人家踩著屍體開創了自己的王朝。

直到1995年,也就是李永波執教3年後,中國羽毛球隊才在蘇迪曼杯上拿到冠軍,開始了小小的轉折。 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上,中國羽毛球真正掙扎著頂開頭上的磚頭,開始露出嫩芽,葛菲顧俊獲得了女雙的金牌;1997年的世錦賽,中國羽毛球隊依靠葉釗穎、葛菲/顧俊、劉永/葛菲獲得了三金。而在2年前,只有葉釗穎登上過女王之位。

現在明白了麼,1993年的李永波算是臨危受命,當年他接手的時候,中國羽毛球隊已經是拍漏羽折。在1995年之前的3年,中國羽毛球隊的成績比現在還要糟。

2010年-2012年,中國羽毛球隊在世錦賽和奧運會上都包攬了5金,湯姆斯盃從2004年的印度尼西亞雅加達開始直到2012年奪取過5連冠,而尤伯杯中國隊在1998年重新登頂後,只是在2010年的新老交替時,被韓國隊偷了一次。李永波的時代,已經9次捧杯成功。

競技體育作為國家撥款項目,在任何國家都是需要有產出比的,因為他們花的是納稅人的錢。就跟任何公司職員銷售有KPI一樣,頂尖的運動員需要有成績作為回報。美國有國會撥款項目、日本有國家運動訓練中心、英國則是靠國家撥款和體育彩票來支撐體育運動員的脫產訓練。日本羽毛球小崩豆山口茜在接受采訪的時候就說過,她因為有成績,能夠進入日本國家隊,才能得到訓練助成經費,出來打超級賽才能不考慮機票或者住宿的問題,因為人家也是國家全包的。

中國羽毛球隊的強大和國家重視是分不開的,中國羽毛球隊一隊二隊的隊員和教練人數洋洋200來人,幾乎可以趕上日本和韓國、丹麥三家羽毛球國家隊人數之和。羽毛球的歡迎程度已經有了半國球的地位。

所以,人們關注和重視羽毛球的輸贏,贏了忐忑覺得自己贏多了;輸了一下子就覺得受不了丟人了。

其實,競技體育本來就是輸輸贏贏,能輸的​​起,才能贏得起。能在波尖上跳舞,也能在谷底漫步。誠然,李永波在波尖上的時候,高調了一些,性格了一些,在人們的眼裡跋扈了一些。這是大多數有了成績的強力指導者的通病。不過,一個湯姆斯盃的失利,並不是什麼不可接受的吧。

2016年奧運週期,中國羽毛球開始面臨男子方面的新老交替和女子這邊的萎縮不前。不過真正的考試其實還是里約熱內盧。在過去的6屆奧運會上,中國羽毛球隊獲得的金牌數分別是0、1、4、3、3、5。平均每屆獲得金牌的數量是3.2塊。所有中國目前獲得的羽毛球奧運冠軍,都是在李永波擔任中國羽毛球掌門人後獲得的。

李永波從1993年被拋出來執掌中國羽毛球門戶,從沒金牌到有金牌,到包攬金牌,到開始輸球,丟金牌。他的軌跡在中國的體育天空中劃了一道拋物線,可這拋出來的球,還遠未跌落深淵。

所以,先別著急喊下課,等2個月,里約奧運會看看再說吧。

後記:

在18年的採訪生涯中,我去過很過項目打醬油,臨時被派去採訪。

2014年在印度的新德里湯尤杯上,我是那次除了央視之外,在現場的3家中國媒體之一。在中國男隊輸掉湯姆斯盃的最後時刻,我將自己的相機鏡頭瞄準了李永波,拍攝了一組他頹唐的照片。後來同去的某記者驚恐地對我說,“這你都敢拍,你不知道啊。”我打聽了才知道,某記者以前因為拍攝讓李永波不高興的照片,被一通訓斥。

過了兩天,中國女羽拿到了尤伯杯,在新聞發布會上,李永波講完感想,突然直接當著中外記者對我說,“你又胡拍我什麼,你們新浪怎麼和我們不是一條心呢。”我當時直接把他的話頂了回去,我說,難道中國男隊輸球,我要拍您笑的照片發麼?

其實這只是一個小插曲,後來我和李永波照樣見面,我在機場接機的時候,他也沒封殺過我,拒絕過我採訪。我到現在既沒有他電話,也不會搞什麼私交,去顯示親密和他交朋友吃飯煮湯。

我們只會用成績和數據說話。

留言

 
回到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