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件人姓名  *
寄件人電郵  *
收件人電郵  *
內容
蔡贇:中國隊黃金期已過 下一個林丹不知何時出現
時間 : 2016-05-24
來源 : 和蔡贇聊羽毛球


蔡贇:中國隊黃金期已過 下一個林丹不知何時出現

剛剛過去的湯尤杯,殺聲尤未消散,歸去烽火闌珊。有些人成為了世界冠軍,第一次捧起獎杯的腳步,失去方向不知該往哪走。這是我第一次以第三人稱視角看湯尤杯,感同身受處,與有榮焉時,觸景生情的瞬間,憶往昔崢嶸歲月稠,確是一番別樣的滋味。

林丹說球很慢,打不走。發球判罰異常嚴厲,韓國二單李東根的正手違例連對手都一頭霧水。傅海峰賽點遭遇如來手,慢鏡回放顯示,他確有翻拍動作。四分之一決賽神奇的抽籤結果,丹麥人一路三比二笑到最後,這幾乎是一條唯一能讓他們奪冠的路。世界羽聯主席拉爾森為湯杯冠軍丹麥隊頒獎,笑容詭異。

我個人不介意,並且非常欣喜地看到歐洲球隊的崛起,因為這是羽毛球運動得以更好推廣的良性動力。我也非常佩服歐洲人的組織能力,他們總能用看起來無懈可擊的表演,獲得完美的結果,這是我們必須學習的地方。今年又是歐洲杯年,可曾記得2004年丹麥對瑞典那場經典的二比二,那看起來也多麼的無懈可擊。

客觀的講拉爾森是一位十分有大局觀的主席,我認為蓋德能夠出任法國隊教練,必然和拉爾森之間有著密切的聯繫,這體現了歐洲一體化發展的協作理念,這種理念滲透於歐盟的各個領域。事實上亞洲羽毛球水平的雄厚,就在很大程度上得益於這種協同理念,各國之間走出去請進來,不同思想之間得以碰撞交流,相得益彰。睿智如拉爾森者,正是看到了這種碰撞的重要性,丹麥作為歐洲羽毛球第一強國,在教練員輸出方面效仿亞洲諸強,構建世界羽壇群雄抗爭的格局,可謂高屋建瓴,深謀遠慮。



諶龍的失敗和日本女隊雙打的失利,再次印證了團體賽靠進攻的不二法則。最近的一年時間裡,球員們被奧運積分壓得疲憊不堪。分站賽之所以累,是因為每場都是決賽,輸球就回家,所以贏得越多就越累。打到週日的人早已麻木,實際上分站賽的決賽少有技術含量高的好局,更多的是10000米戰勝9999米的苟延殘喘。

這樣的結果,掩蓋了很多球員的才華,這些人都是危險的對手,卻因為各有缺陷,不足以完成一周的長局。而到了團體賽這種不需要每場都一定贏的環境之中,他們圖窮匕見。很明顯孫完虎就是這種人,他耐力堅韌,球風低調,技術實用,而且突擊球很有特色。但是因為不夠高大強,長期不被重視,也許在以後的日子裡,他依舊只能取得一些不溫不火的成績,但這並不能說明他的平庸,他會一直等待下一次狙擊王者的時機。

我非常重視今天的韓國女隊,她們有性格張揚的教練,主動求攻的凶狠打法,和卓越的團隊精神。更重要的是,今年25歲的成池鉉已經成為旗手式人物,她是隊中年齡最大的隊員,這標誌著韓國女隊已經完成了換血,這是一支放眼後十年的球隊。

同樣重視換血的,還有丹麥男隊和印尼男隊。雖然奧運會迫在眉睫,常規來說,新陳代謝的工作總會留到奧運會結束之後進行。但高明的球隊能預見到大賽之後不可避免的懈怠狀況,換血工作將更難展開。所以我特別欣賞這種磨刀不誤砍柴工的工作態度,實戰勝於雄辯,這兩支球隊儘管不被人看好,卻能披荊斬棘,相聚崑山之巔。

印尼隊決賽被丹麥隊吃掉三個單打,這齣乎所有人意料之外,仔細分析,又在情理之中。青黃不接問題是所有強隊的不解之題。越強越用強,越強越不接。如果年輕隊員能跟得上腳步,葉誠萬何至於去馬來西亞呢?沒人打不可怕,沒人教就連可怕的份都沒了。客觀地講雖然決賽的勝者是丹麥隊,但我認為印尼隊的換血做得更好,因為印尼隊的單打只是輸在年輕而已,他們的劣勢並沒有看起來那麼大,而在雙打層面,丹麥隊拼命跑也看不到印尼隊的尾煙。

受奧運金牌戰略的牽扯,葉誠萬的作用目前只體現在李宗偉一個人身上,他帶來的改變已經得到眾多業內人士的認可。我認為葉誠萬本身是小事,而他所代表的教學問題卻是大事,這反映了教與學是不斷切磋琢磨的關係,是眾裡尋他千百度而不得其解的玄機,是永遠沒有固定答案的謎題。當然我們都知道,教學是藝術,而教練是飯碗,因而在千篇一律和百花齊放之間,有一個微妙的平衡點,它橫亙在現實與理想之間,是所有羽毛球參與者進退維谷的虐心之處。

展望未來,中國隊黃金期已過,下一個林丹何時出現尤未可知,缺乏中流砥柱將成為盛世之後的歷史遺留問題。厲兵秣馬的對手們,並不以某一塊金牌為最終目的,里約之後,世界羽壇將迎來比拼可持續發展能力的新局面。

留言

 
回到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