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件人姓名  *
寄件人電郵  *
收件人電郵  *
內容
專訪林丹:回顧3屆奧運 雅典首輪遊刻骨銘心
時間 : 2016-05-12
來源 : 董正翔

林丹接受專訪

專訪林丹:回顧3屆奧運 雅典首輪遊刻骨銘心

比分是可以逆轉的,交手戰績亦是可以逆轉的,只有時間逆轉不了。所幸,這12年的時間,林丹不曾遺憾後悔過。之前的三屆奧運會之旅,他有過一輪遊,亦有過笑到最後的大獲全勝。在5月5日接受新浪體育專訪時,林丹回顧了自己之前的三屆奧運會之旅,展望今年的里約奧運會,他淡然地說道:“我不去想結果,但是我會全力地做好每一個細微的準備,在場上盡可能地發揮出自己的競技狀態,這是我的追求。”

2004年雅典奧運會

2002年,彼時還不滿19歲的林丹開始在國際賽場上嶄露頭角。當年的8月,他第一次坐到世界排名第一的寶座上。此後兩年的時間,林丹被越來越多的球迷認識、熟知,他在2004年湯姆斯盃賽中幫助中國隊奪冠,獲得了自己運動生涯的第一個世界冠軍頭銜。同一年,林丹也開始有了“超級丹”這個美譽。他順理成章地坐上了去雅典的飛機,開啟了自己的第一次奧運會之旅。

在第一次參加奧運會時,林丹21歲,那個年齡階段的他衝勁十足。在此之前,他已經用一些成績證明了自己的實力,眾人自然而然地將他視為奪冠最大熱門之一。然而在奧運會這種級別的舞台上,實力往往不是唯一的重要因素。第一輪面對新加坡選手蘇西洛,林丹以0比2落敗,爆出一個冷門。在第一次奧運會之行中,他才剛剛亮相,卻已到了謝幕的時刻。雅典很美,但那時從林丹眼裡看到的美景都是黯淡的,連愛琴海也失去了它的魅力。

直到如今,林丹還清楚地記得雅典奧運會時第一輪對手的名字,林丹叫他羅納德,媒體叫他蘇西洛,他現在的名字是林羽峰。現在,林丹同樣清楚地記得第一次參加奧運會時的心情,“2004年我第一次備戰奧運會,現在我的回憶就是之前我從來沒有參加過這樣的比賽,所以所有的一切都是未知的,即便你打了很多年的國際比賽,但一到奧運會,它確實是非常不一樣的比賽。我個人覺得它非常有魔力,四年一屆奧運會會發生任何事情。很多人都希望自己在奧運會中的表現可以發光發亮,所以你對奧運會會有很多的期待。”

林丹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會這樣早早出局,在賽場上,面對實力並不十分強勁的對手,比分落後的林丹迷茫了,往日里那光彩照人的霸氣不知遁往何處,“2004年雅典奧運會前我覺得自己好像在賽前都做得都還不錯,但一進奧運村,到了奧運會的賽場,我覺得一切都和自己相像得不一樣,我會覺得時間過得很慢,而且會覺得任何一些小的事情都會影響到自己的心情。第一場比賽我對陣新加坡選手蘇西洛,當比分落後時我會覺得奧運會和其他比賽不一樣,我無法讓自己更加淡定地去想辦法、把比分追回來,這種節奏一直延續到比賽結束。沒有經歷過奧運會、沒有經歷過心裡的掙扎,你會覺得似乎一點辦法都沒有,只能眼看著比賽結束。”他悲傷的背影留在雅典奧運會的賽場上,那一刻,他不再是“超級丹”。

2008年北京奧運會

雅典奧運會的“一輪遊”一度使很多人對林丹失去信心,雖然世界排名第一,但缺少男單世界冠軍的頭銜,總歸顯得有些華而不實。還好時間眷顧林丹,沒有讓他等太久。 2006年世錦賽,林丹一路過關斬將,晉級決賽。在決賽中,他的對手是隊友鮑春來。在又一次沖擊男單世界冠軍的機遇面前,他勇往直前,2比0,林丹直落兩局,戰勝鮑春來,問鼎桂冠。這個冠軍無疑是捅破了一層窗戶紙,“超級丹”又回來了!

四年的時間,指顧之間,轉眼前,林丹又迎來了第二次奧運會——北京奧運會。彼時,林丹25歲,眉宇間少了幾分年輕氣盛,多了幾分成熟穩重。這一次,他想彌補四年前的遺憾,“經歷了2004年雅典奧運會,我覺得2008年北京奧運會和2012年倫敦奧運會,我不能說是心裡有底,但我至少知道了它就是會給你帶來這樣感覺的一種比賽,賽前我也會睡不著覺,想很多很多,心裡每天都會有一些變化。2008年北京奧運會這種情況我相對好一點點,主場作戰。當時我想自己就是盡最大的努力,做得好就做得好,做得不好,大不了還是回到過去一樣,很多人會批評林丹、'攻擊'林丹,我都做好這樣的心理準備了,所以每天我練得很認真,盡量不受外界干擾,就一心訓練和比賽。”

“大部分運動項目都是要通過奧運會才能去詮釋自己的價值,可能足球、籃球和網球運動員可能不需要通過奧運會體現自己的價值,但對我們這些項目的運動員可能迫切地需要這樣的一個舞台去體現自己的價值。而且我又是主場作戰,我敢說很多人希望林丹能夠奪冠,但可能也有很多人在等著看林丹發揮得不好。”在林丹備戰北京奧運會的那段歲月裡,教練湯仙虎就是林丹心理話最佳傾聽者,林丹感激湯仙虎的陪伴與教導,“我當時確實壓力很大,我很感謝湯仙虎教練,他盡可能每天能疏導我緊張的情緒,他非常願意聽我說我的心理狀態。那個時候我的想法很單純,很簡單,我就是每天練好,我打得好你們表揚我,我打得不好,你們罵我,我也可以接受,無所謂,沒關係,但我一定要拿出自己最好的狀態,不要像2004年奧運會時那樣,過早地結束了比賽任務,怎麼都得在主場拼一把!”

備戰北京奧運會的日子,林丹做到了心靜,他會在每天晚上主動關機,然後把手機交給教練,“那時我25歲,那時的很多年輕人都是抱著手機,那個時候晚上9點半或者10點我就交給教練,不用了。因為有太多人會發短信鼓勵我,或者讓我加油,每天我就是想簡單一些,我就是想休息,不想再聽到這些話,所以我會主動關機,不受別人打擾。而且我特別不願意接受媒體採訪,想讓自己封閉一樣,我甚至和記者碰面都不會打招呼。”之所以做得如此“決絕”,是因為林丹想保護自己,那時,他的心裡會萌生一個想法:2004年奧運會我輸了,馬上北京奧運會要開始了,我又在主場作戰,如果我打得不好呢? “所以我會潛意識地想保護自己,那段時間,我除了和教練、隊友說話,其他人我幾乎都不怎麼接觸了。每天訓練我都會摔球拍,幾乎每天都摔。”

2008年8月17日,這個對林丹運動生涯有著特殊意義的日子,他與李宗偉在北京奧運會男單決賽的賽場上隔網而立,林丹以21比12與21比8輕鬆戰胜李宗偉,獲得了男單冠軍,成為了“大滿貫”得主。

2012年倫敦奧運會

這個奧運週期,林丹的身份有了變化,2010年年底,他與謝杏芳領取了結婚證,從那一刻開始,林丹的身上多了一份責任。在賽場上和賽場外,林丹的表現越來越成熟——賽場上,他對羽毛球那份熾熱的愛矢志不渝,認真執著的態度讓他更有魅力;賽場外,他比以往更懂得如何與記者交流溝通。林丹覺得自己的成熟與經歷有關,“2008年北京奧運會我獲得了冠軍,我的信心更足了,心境更豁然了一點。到了備戰2012年倫敦奧運會時,我就想'沒有關係,我還是一樣具備很強的實力',但我沒有想蟬聯,就是儘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打比賽,就好像更有底氣了一樣。2012年備戰奧運會時我並沒有一定要證明自己的想法。我很開心自己沒有被四年的時間淘汰掉,還是算勝利的。我想正因為我經歷過2004年和2008年兩屆奧運會,我才會在參加2012年奧運會時心態顯得更成熟,更能坦然地接受一些東西,也會用更準確的方式去調整自己的心態。”

倫敦奧運會羽毛球男單決賽的對陣形勢複製了北京奧運會,林丹再次與李宗偉爭奪冠軍。在那場比賽前一晚,林丹躺在床上,思潮起伏,他的腦海裡不禁浮現了第二天決賽時的場景——這場巔峰對決的兩種結果,他都想過,“會想,說實話會想。這是奧運會,不是刻意去想,當我睡不著時會有很多想法,比如我贏李宗偉會怎麼樣,比如我輸給他了我會怎麼樣,他會怎麼樣,在不經意時,這些想法就會蹦出來、跳幾下,但很快我會意識到想這些沒用,比賽還沒有打,明天的比賽你要做到的是專注,全力去打好比賽,結果不是你能控制的。2012年我參加奧運會時的心態會比2008年我參加北京奧運會時更成熟,控制自己想法的能力會更成熟。”

那場巔峰對決的結果復制了四年前的一幕,林丹在先失一局的不利情況下連勝兩局逆轉戰勝了李宗偉,成為了歷史上第一位蟬聯奧運會羽毛球男單冠軍的運動員。

追憶往昔,時間真是奇妙,它隔著悠悠的歲月,彷彿還能讓人聽到它的聲音,似是清水泠泠聲,分外清晰。回想此前三次備戰奧運會時的情景,林丹有時候也會會心一笑,“我會笑,但那個不是嘲笑,是覺得以前的自己很可愛,在那樣的年齡就是會干那樣的事情,比如摔球拍,比如很難控制自己的情緒。”今年8月,林丹很有可能將參加運動生涯的第四屆奧運會。對於里約之路,林丹希望自己能夠做到不忘初心,“這一屆奧運會,我希望有點2012年備戰奧運會時的感覺,就是我不去想結果,但是我會全力地做好每一個細微的準備,在場上盡可能地發揮自己的競技狀態,這是我的追求,我覺得做到這樣了可能好的結果就會來。”

留言

 
回到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