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件人姓名  *
寄件人電郵  *
收件人電郵  *
內容
專訪林丹:湯杯見證我的成長 二單位置尷尬
時間 : 2016-05-06
來源 : 新浪體育
作者 : 董正翔


專訪林丹:湯杯見證我的成長 二單位置尷尬

5月的江南,正值春夏交替的時節,綿綿細雨,讓崑山這座城市的美多了一絲韻味,翠色欲滴、小橋流水的景緻彷彿讓時間放慢了腳步。下週,崑山就將迎來湯尤杯的開賽,場館周圍,比賽的氣氛漸濃。在參加完亞錦賽后,林丹就和隊友們從武漢來到了崑山備戰湯尤杯賽。

5日這一天,林丹在傍晚時分結束了一天的訓練,隨後,他在入住酒店的大堂裡接受了新浪體育的專訪。落地窗外,雨悄無聲息地停了,太陽透過雲層,把握住一天最後的時機露了臉,遠處隱約看到了晚霞的痕跡。落地窗內,典雅的樂聲在四壁流淌,林丹的思緒飄回到他運動生涯輝煌戰績的起點……

“我的第一個世界冠軍就是在湯姆斯盃中獲得的。”林丹記得很清楚,2004年湯姆斯盃,他和彼時的隊友蔡贇和傅海峰等人為隊伍奪回了冠軍,那是他運動生涯輝煌的起點,至此開啟了“林丹時代”。算一算,下週,林丹就將第八次參加湯姆斯盃了,通過時間的刻度,林丹將以往參加湯杯的回憶連成一線,回憶裡的每一個瞬間都能牽動他的心弦。由於上一屆湯杯丟掉冠軍,這一屆比賽,中國隊自然想在主場奪回冠軍,林丹想為隊伍出一份力,“其實我個人認為到目前為止,湯姆斯盃比的是一支隊伍男子團體綜合實力。這次湯姆斯盃在家門口舉行,我們希望能夠奪回冠軍。但現在我們也意識到形勢嚴峻,即便桃田賢鬥被禁賽,但日本隊還是具備了很強的實力。包括丹麥隊的三位男單選手也很有實力,印尼隊隊員都是年輕運動員。你算一下,這樣的一種形勢在家門口打這個比賽其實壓力會更大。”

上一屆湯杯在新德里舉行,林丹也隨隊去了新德里,但因為世界排名不高,他告別了自己熟悉的第一單打的位置,來到了第三單打的位置。半決賽,中國隊對陣日本隊。這一場比賽,林丹擔任的是第三單打的角色,這就意味著,如果比賽來到決勝盤,林丹的表現將直接決定了全隊的勝負結果。然而在前三盤結束後,比賽便有了分曉,中國隊以0比3落敗,無緣決賽,爆出了一個冷門。回想起那一場比賽,林丹的話中充滿了遺憾之情,“上一屆湯杯我因為世界排名的關係只能排到第三單打的位置,我還是取得了隊伍的信任,在半決賽對陣日本隊時我是擔任第三單打角色,但很遺憾我們隊以0比3輸了。”

這一屆比賽,不出意外的話,林丹將擔任第二單打的角色。 2014年仁川亞運會男團決賽,林丹也擔任過這個角色。當時,他在上場時全隊以0比2落後,雖然他扳回一分,但全隊最終還是遭遇了無緣冠軍的命運,“現在我的世界排名是第二位,這一次的湯杯我面對的困難和壓力不同於過去,過去我幾乎都是打第一單打,這次我如果打第二單打,如果比分是1比1或者遇到強隊時我們隊是以0比2落後,我那種狀態和抗壓能力能不能像過去一樣好?我想起了兩年前的亞運會男團決賽,當我上場時我們隊是以0比2落後,之前好像我從來都沒有過這種壓力,如果輸了就是林丹的責任,可能就是林丹的問題,如果是贏了,最多是扳回了一分。所以我覺得二單的位置很尷尬,你不能說是壓力最大的一個位置,但那個位置確實很尷尬。”

之前的7次湯姆斯盃參賽經歷,林丹對每一次都記憶憂心,他記得每一次為隊伍得分時歡欣雀躍的心情,也記得隊伍遭遇敗績時失魂落魄似地難過。 2002年湯姆斯盃,彼時的林丹還不滿19歲,當知道自己即將要上場展現自己實力的時候,林丹興奮不已,“2002年時我沒有想到讓我和鮑春來這樣的年輕運動員開始承擔這樣的一個比賽任務,當時更多的是興奮,而且會覺得有點控制不住自己,盡量去加速、盡量去進攻。”在那一屆湯姆斯盃半決賽中,中國隊以1比3負于馬來西亞隊,無緣決賽。 “2002年湯杯半決賽我是第三單打,但沒能打上比賽。”林丹如是說道。那一次廣州之行,林丹沒能成為世界冠軍。但這個頭銜,他沒有等太久。 2004年湯姆斯盃,他擔任第一單打角色,表現出色,幫助隊伍奪冠,他也就此獲得了自己運動生涯的第一個世界冠軍頭銜,“到了2004年湯杯,我的位置開始穩定了,考慮的更多是如何和隊友們配合好把比賽打得更好。所以2004年湯杯,我和鮑春來、鄭波、桑洋、蔡贇、傅海峰等人成為世界冠軍時就會覺得特別興奮。”

打了7次湯杯比賽,林丹對打團體賽十分有經驗,“這幾屆比賽,我的位置發生了變化,從二單或三單,到後面十年的時間打一單,再根據世界排名又變成三單和二單,湯杯每一個單打的角色我都扮演過。湯杯確實是見證了我的成長。”他坦言有時候上場打比賽會有雙重壓力的感覺,“很多人都希望能夠上場,湯杯只有五場比賽,所以上場的運動員是有壓力的,如果輸了呢,可能會覺得下一次教練可能不會派我上場了,因為還有很多優秀的運動員都沒有機會上場,就會變成有一點雙重壓力的感覺。”

這屆湯杯,諶龍應該會擔任第一單打的角色。在獲得過兩次男單世界冠軍後,諶龍又一次遇到了證明自己打團體賽能力的機會。 2014年,諶龍在湯杯半決賽和仁川亞運會男團決賽中都遭遇了失利。對諶龍在湯杯中所處的第一單打的位置,林丹再熟稔不過,”其實每一位運動員在打第一單打比賽時都難免會輸球,這是競技體育,是非常正常的現象。我覺得現在的諶龍已經比過去更加成熟,我覺得在家門口打比賽,心理包袱會更大​​一點。我希望我們隊上場的隊員都盡可能地調整好心態,能夠卸下心理包袱。當你打得不好的時候、連續丟分或者是失誤的時候,你會聽到觀眾可惜的聲音,其實這種聲音可能會影響到運動員,所以我覺得還是要排除掉這些東西,把比賽當作再普通不過的比賽全力去打。”

留言

 
回到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