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件人姓名  *
寄件人電郵  *
收件人電郵  *
內容
“爭”的哲學“懶”的領悟劉鑫迎蛻變或可期
時間 : 2014-09-10
來源 : 羽毛球中體在線


“爭”的哲學“懶”的領悟劉鑫迎蛻變或可期

劉鑫
文、攝/楊弋非

對於劉鑫,很多人會覺得她在隊裡的位置很尷尬。幾年前,她就已經躋身國家隊女單第一集團的行列,當初女單“6朵金花”之時,她就已名列其中。可時間慢慢過去,劉鑫似乎還在原地踏步。她還在第一集團,但似乎總是離頂尖行列還差那麼一點點。

用一個字來評價自己,劉鑫用的是“懶”:“很多時候我都不想動,寧願窩在床上一整天。訓練有時也會想,要是不練能休息就好了。”
用一個字來形容劉鑫,隊友用的是“兇”:“她在比賽當中的勁頭、氣勢都會很兇,在場上總會很拼!”

生活中的“懶”和比賽中的“兇”構成了現在的劉鑫。因為凶,她始終能在競爭激烈的中國隊佔有一席之​​地;因為懶,她總離最頂尖有一點距離。

劉鑫說,自己是一個特別不自覺的人:“如果不把我逼到懸崖邊上,我是絕對不會主動做點什麼的。”值得慶幸的是,這樣一個不自覺的人,在她的成長道路上,總有人把她往懸崖邊上逼。




被“騙”上羽毛球之路
現在的劉鑫,總是以一頭乾淨利落的短髮形象示人。實際上,從小開始,這就是最適合她的髮型。小時候,劉鑫就是個“假小子”,根本坐不住,一有時間就要到外面去瘋跑。在她眼裡,女孩子們圍坐在一起聊天或者跳皮筋,都是極其無聊的行為,她更願意和男孩子在一起,大聲叫嚷著捉迷藏,或者滿頭大汗地丟沙包。

1998年暑假,《還珠格格》風靡全國,8歲的劉鑫也被這部經典電視劇牢牢吸引,開始了自己人生中第一段“追片”之旅。那個暑假,她幾乎眼睛不離電視,完全被電視劇裡的海枯石爛吸引住了。和所有家長一樣,劉鑫的父母擔心長時間盯著電視會把女兒的眼睛看壞,就想讓她干點別的,別整天抱著電視。剛好,劉鑫的舅舅認識當地(本溪)體校的羽毛球教練,就提議讓劉鑫去參加體校的羽毛球興趣班。劉鑫的父母本身就是體育愛好者,考慮到女兒活潑好動的性格,父母同意了。

離開小燕子和紫薇去打羽毛球,劉鑫心裡一百二十個不願意,可無奈“胳膊擰不過大腿”,她也只能乖乖地拿起羽毛球拍。在此之前,劉鑫根本沒有接觸過羽毛球,再加上帶著抵觸情緒,她更是對羽毛球提不起一點興趣。

由於場地有限,劉鑫和她的隊友們只能輪流上場打球,更多的時候則是在場下練習揮拍動作。從這個時候起,劉鑫“懶”的特點就逐漸體現了。相比於訓練,她更喜歡坐在場邊看。有一次因為開小差和隊員閒聊,被教練罰站在一邊,她反而覺得這樣站著不用動的感覺更好,欣欣然在一旁看著隊友們揮拍,一臉幸福的表情讓教練大為詫異。再加上當時有一些從省隊退役的隊員回到體校打球,劉鑫看到自己和她們之間巨大的水平差距,基本上對自己“死心”了:“當時感覺和她們差那麼多,自己肯定是達不到這個水平了,什麼進國家隊之類的更不敢想了。”

“壁立千仞無欲則剛”,用這句話來形容初走羽毛球道路的劉鑫,或許再合適不過了。自己並不是很感興趣,對未來也沒有什麼過高的期望,劉鑫就這樣一步一步跟著訓練,雖有些不情願,但逐漸也不再像以前那樣偷懶了。一年半後,劉鑫已經成為同一批訓練的隊友中最棒的那個,這一變化連她自己都沒有想到。現在回想起來,劉鑫說:“可能就是突然開竅了吧!加上那段時間經常一大早被我爸叫起來和他一起跑步,體能上有進步吧。”

就當劉鑫準備繼續進步的時候,爸爸卻給她來了個“驚喜”,把她“騙”上了另一條路。

2000年,劉鑫在本溪體校逐漸表現出天賦,爸爸突然說抽空要帶劉鑫去深圳玩一圈。沒出過遠門的劉鑫自然很開心,滿心盤算著要怎麼玩。誰知到了深圳,哪兒都沒去,劉鑫就被爸爸帶進了當地的大衝小學。

大衝小學是深圳的一所羽毛球特色學校,很多廣東隊的隊員都是從這所小學走出去的,世界冠軍鮑春來(微博博客)也曾在這裡訓練過。在劉鑫當時的記憶裡,來到這所小學打球是一件很偶然的事情,就是爸爸和他的朋友隨意帶她來逛逛。學校的教練讓劉鑫上場打了幾下,問了一下她的情況,就對她說:“你就留在我們學校吧!”來“旅遊”的劉鑫就這樣留在了深圳,甚至都沒有再回家,只是爸爸趕回本溪,把需要的行李帶了過來。

剛開始兩個月,爸爸媽媽都來到深圳陪著劉鑫,來到深圳這樣一個現代化的城市,也讓剛滿10歲的劉鑫高興不已。對她來說,換了一個環境,​​到處都充滿了新奇。她很開心地在新環境裡生活著,無論是日常生活還是訓練,她都很快適應了。兩個月後,當爸爸媽媽要回本溪的時候,劉鑫還特別高興:“終於可以離開爸媽的'控制'自己生活了!”

劉鑫興高采烈地送走了爸媽,可剛過了一個小時,情緒就來了個180度大逆轉。在家幾乎不做任何家務的劉鑫,此時意識到今後什麼都要自己來做,瞬間覺得特別無助。她說:“當時就感覺突然被父母拋棄了,陪得好好的怎麼就這麼走了呢?就覺得'我是不是你們親生的'那樣。而且那個時候逐漸有一種感覺,就是當初我爸帶我來深圳其實就是一個'陰謀'。”

之後的兩週,只要一回到房間,劉鑫就“以淚洗面”,好在室友們都很友好,老師和教練們為了讓她盡快適應,有時間也經常帶她出去逛逛街,放鬆一下。大衝小學的老師本來都是粵語授課,可為了照顧劉鑫,教練特別要求給劉鑫班上課的老師用普通話上課。大家對自己的關心和照顧,劉鑫都看在眼裡。她是有些不自覺,但並不是不懂感恩,看到大家為她做的,她也在心裡告訴自己,要用努力去回報關心自己的每一個人。很快,劉鑫不斷地參加廣東省內的比賽,獲得的冠軍也接踵而至。

從八一隊開始的新旅程

在深圳練了一年半之後,劉鑫參加了在江西景德鎮舉辦的全國青少年羽毛球比賽,獲得了第四。這是她第一次和廣東省以外的同齡運動員交手,那次比賽,她在半決賽中被浙江的周卉(微博)淘汰。在當時的劉鑫看來,周卉是自己根本戰勝不了的,可在決賽中,周卉的隊友王琳(微博博客)擊敗了她,在場下觀看的劉鑫不禁喝彩:“這麼厲害的她都能贏,那她是有多厲害啊!”那一次,劉鑫知道了自己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厲害,想要走得更遠,自己還需要努力。

對於劉鑫來說,那次比賽不僅讓她找准了自己的位置,更為她開闢了羽毛球之路上一段新的旅程。由於在那次比賽中表現出的能力,劉鑫被八一隊教練陳偉華看中。陳教練聯繫到了劉鑫在深圳的教練以及劉鑫的爸爸,表達了這一意願。沒過幾天,爸爸對劉鑫說:“你準備一下,可能你很快就要去福州了。”

聽到這個消息,劉鑫老大不情願,好不容易適應了深圳,怎麼又要走。當時,劉鑫對八一隊沒有任何概念,只知道林丹(微博博客)在那個隊,自己看過林丹的比賽,特別崇拜他,想到去這個隊能看到林丹的訓練,她也就美滋滋地收拾好行囊,從深圳來到了福州。

剛到八一隊,劉鑫對於隊伍的軍事化氛圍很不適應,感覺不管幹嘛都被人管著,渾身不自在。尤其是訓練的時候,教練都喜歡站在自己身後很近的地方,稍微打不好,回頭就是教練那一張怒目圓睜的臉,這讓劉鑫心驚膽戰了很長時間。可時間一長,劉鑫“問題少年”的一面就顯露出來:隔三差五就偷跑出去玩,還要先設計好路線以及弄清楚教練的行程;要么就是在熄燈之後還偷著看電視,一隻耳朵還得聽著門外的動靜。用劉鑫的話說,那段時間自己最喜歡幹的就是和教練鬥智斗勇。雖然絕大多數時間自己都會獲勝,但一旦被抓住,訓練加量,田徑場罰跑,這也成為劉鑫難以忘記的一段時光。

在八一隊,劉鑫收穫的不僅是羽毛球技戰術實力的進步,更重要的,她還收穫了更為成熟踏實的內心。在八一隊專業系統的訓練下,劉鑫的成績飛速提高,逐漸在全國的青少年比賽中收穫成績。在一次青島舉行的精英賽中,劉鑫奪得了自己第一個全國冠軍。

成績固然值得驕傲,但是驕傲過頭的自滿,卻是一個運動員最大的敵人。拿了冠軍之後,劉鑫迷失了自我。她說:“感覺自己不得了了,自己已經是全國同年齡段的冠軍了,已經很厲害了。”那段時間,劉鑫感覺自己走路都昂首挺胸,雙腳幾乎都快離地了。如果繼續這樣下去,也許我們現在看到的不會是這樣的劉鑫。

劉鑫說自己是幸​​運的,因為在打羽毛球的每一個階段,她都會遇到一個對自己負責的教練,在不同的階段都會得到他們的幫助,無論是啟蒙教練對自己的嚴格,還是深圳教練對自己的照顧,這些都讓她在自己的羽毛球道路上順利前進。這一次,她又遇到了貴人,那就是八一隊的教練陳偉華。

面對飄飄然的劉鑫,陳偉華的策略就是一棒子打醒:“你這點成績算什麼?有什麼值得驕傲的!你看看這些大隊員,汪鑫(微博)、蔣燕皎(微博),哪個成績不比你好?她們都還沒飄呢,你飄什麼?”陳偉華不僅當面訓劉鑫,還經常在全隊會議上不留情面地點名批評,弄得她下不來台。陳偉華還會經常給劉鑫的父母打電話,說劉鑫心態上有波動。那段時間,劉鑫對陳偉華是又恨又怕,恨是因為她不理解為什麼陳偉華對自己會那麼兇,“她們是她們我是我,我比她們小,成績不如她們很正常,為什麼總是針對我!”怕是因為陳偉華會經常向劉鑫的父母“打小報告”,讓她很擔心,“當時就希望陳教練和我父母都不要聯繫就好了,我當時最想幹的事就是把家裡的電話號碼換掉,讓他們誰也聯繫不上誰。”

在八一隊那幾年,國家青年隊經常在八一隊的駐地集訓。八一隊為劉鑫爭取到了和青年隊一起訓練的機會。第一次“跟訓”的時候,青年隊的隊員都比自己大,劉鑫很不理解教練為什麼讓她去:“我根本沒法和她們打,水平差太多,能力也差,體能訓練也跟不上,就是一個邊緣人物。我實在理解不了教練讓我去幹嘛,混日子嗎?”

“叛逆少年”的叛逆期
從現在來看,教練對劉鑫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她好,可對於當時正處叛逆期的劉鑫來說,她根本不能理解教練的一片苦心。

17歲,劉鑫通過國家隊調賽進入到了國家二隊,剛進隊的時候,劉鑫的主要任務就是備戰當年的亞青賽和世青賽。雖說從來沒有想過自己要達到怎麼樣的高度,可穿上了帶有國旗的服裝,劉鑫內心深處的責任心還是被激發了出來,她知道自己要做好自己該做的事。那年的亞青賽,劉鑫收穫了女單冠軍,高興之餘,她也更加對教練嗤之以鼻:“說我這不好那不好,現在我不也出成績了嗎!”

然而,好景不長,在緊接下來的世青賽上,劉鑫就摔了個大跟頭。面對自己在亞青賽戰勝過的韓國選手裴延姝,在世青賽半決賽中,劉鑫莫名其妙地輸掉了比賽,最終僅收穫第三名。

3個月前剛贏過的對手現在卻輸了,劉鑫心裡想不通,很憋屈。但讓​​她更不舒服的是,可能是因為輸了這場“不該輸的比賽”,當時帶她的楊代民教練似乎怎麼看她都不順眼:訓練時吹毛求疵,生活中的每一件小事都要管,就連有時不餓不去吃飯,楊教練都要找她談話。劉鑫說:“當時就感覺教練為什麼就針對我一個人,而且我覺得教練做的都是錯的,我都是對的,教練就是故意找我麻煩。”

楊代民教練帶了劉鑫兩年半,這段時間,教練對劉鑫的嚴格要求總會被她認為是教練有意針對自己。那段時間,劉鑫的進步很慢,就是能贏的對手都能贏,打不過的對手從來沒有過突破。對於她來說,過分的叛逆,付出的代價是兩年裡的幾乎原地踏步。

回想起叛逆期的自己,現在的劉鑫有一些後悔:“只有到現在經歷了這些,回過頭來才能體會到當時教練對自己的良苦用心。在我剛有成績的時候打擊我,是讓我要腳踏實地;讓我去跟比自己水平高很多的青年隊隊員一起訓練,是讓我提前去適應高強度的訓練;不放過我的每一件小事、每一個小錯誤,是讓我養成注重細節的習慣。就像我之前說的,我這一路上總是遇​​到好的教練,是他們讓我一路走到今天,只不過當時的我不能理解他們。”

2010年,劉鑫昇入國家一隊。如果她能早一點理解教練的話,或許這個時間點還能提前。

找到更加成熟的自己
上到國家一隊後,劉鑫覺得自己長大了,一方面是因為身邊都是成績顯赫的大隊員,讓自己過去一些小驕傲的資本完全不值一提;另一方面,隨著年齡的增長,劉鑫也變得成熟了許多。

2010年亞錦賽是劉鑫參加的第一站成年國際賽事,從資格賽開始打起的她一路過關斬將,半決賽擊敗名將周蜜,決賽中負于隊友李雪芮(微博),收穫一枚銀牌。職業生涯國際賽處子秀就能取得如此的成績,站在領獎台上的劉鑫自然很高興。不過她自己也發現,好像沒有原來獲獎時那樣的心花怒放了,或許這就是成長吧。

隨後幾年,在各種公開賽上,劉鑫愈發表現出色,連敗多名世界頂尖好手,一時間成為女單組最出彩的新星之一。不過,經歷了叛逆期的鋒芒畢露,一時間收起自己性格上的棱角的劉鑫,卻陷入了另一個怪圈。

曾經的劉鑫很自我,認為自己永遠是對的,無論和誰意見相左都會針鋒相對,而且她的性格直接,心裡的想法感受總會毫無保留地表現出來。如今的她,沒有了以往的張狂,可她似乎收斂得太過了,不僅缺乏了衝勁,還把自己“懶”的一面突出了出來。

劉鑫說:“那段時間真的就不像過去那樣會主動去想進步,最大的夢想就是能每天休息不訓練,然後比賽還能拿到好成績。”

這樣的情緒顯然是不對的,劉鑫也很快嚐到了偷懶的苦果。 2012年尤伯杯預選賽,決賽中,劉鑫在隊伍2比0領先的大好形勢下輸給了日本的廣瀨榮理子,最終中國隊被日本隊3比2逆轉。比賽結束後,總教練李永波(微博博客)直言不諱地對劉鑫說:“你現在在場上太缺乏衝勁了!”

那一場失利對劉鑫的影響很大,之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她都不能從那場失利的陰影中走出來。只要一站上場,就會覺得:“那場比賽都輸了,這球沒法打了。”那段時間,劉鑫遇誰輸誰,連續兩站比賽第一輪就被淘汰,而且經常輸給一些世界排名百名開外的人。場上場下的劉鑫都是渾渾噩噩的,這也讓她面對訓練比賽更“懶”,或許這是她逃避現實的方法。劉鑫說:“感覺那場失利把我整個人都打垮了,那段時間就不能打比賽。”回憶起來,劉鑫說那是自己信心最低谷的時候。更可怕的是,劉鑫當時心理也出現了問題,每次輸球後,她都會對自己說,回去一定要提高自己,可一回到隊裡,她又會莫名其妙地低落,對自己說: “算了,就這樣吧。”到後面,她甚至會有“輸就輸吧”這樣的消極情緒。

戰勝不了自己,劉鑫向教練提出,這段時間自己不想打比賽了,希望能集中精力訓練。教練也覺得,以目前劉鑫的情況,繼續參加比賽,可能還會輸球,對她的自信心打擊會更大。於是,從2013年年初開始,劉鑫開始了大半年沒有比賽的生活。

沒有比賽的壓力,劉鑫靜下心來專注於訓練。逐漸平靜的心態讓劉鑫慢慢忘掉了連續失利帶來的煩惱。劉鑫說:“回頭想想,那段時間應該是自己生涯的一個低潮期。運動員都會遇到,只不過自己還不夠成熟,不能很好地過渡過去。這樣的一段經歷,也是自己成長的一部分。”那段時間,同樣經歷過低谷的王儀涵(微博博客)給了劉鑫很大的幫助,她會把自己當初的心態和調整方法與劉鑫分享,讓劉鑫沒有在鑽牛角尖的路上一直走下去。

經過了7個月的蟄伏,劉鑫在全運會上迎來了一個小爆發。她先是幫助八一隊奪得女團冠軍,之後又連克強敵和隊友李雪芮會師女單決賽,並收穫銀牌。在隨後的中國大師賽上,劉鑫女單折桂。領獎台上的她依舊淡定,只不過淡定的微笑中透出了一股久違的自信。

經歷了走出低谷的磨練,現在的劉鑫更加成熟。 2014年落選尤伯杯陣容,滿心遺憾的她並沒有太過低落;入選亞運會大名單,心存高遠的她也沒有太過興奮。對於現在的劉鑫來說,她依舊很“懶”,不過她的“懶”已經不是過去那種逃避,而是一種“懶得去爭”的超然心態。她說:“其實一路走來,發現不管怎麼樣,最重要的還是要做好自己。當你的付出達到一定高度的時候,該是你的就一定是你的!”

留言

 
回到最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