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件人姓名  *
寄件人電郵  *
收件人電郵  *
內容
趙芸蕾:轉變-享受-擔當
時間 : 2014-07-01
來源 : 《羽毛球》雜誌



趙芸蕾:轉變-享受-擔當

在中國羽毛球隊隊服的右肩位置有五顆五角星,分別代表奧運會、世錦賽、蘇迪曼杯、湯姆斯盃(男)、尤伯杯(女)和世界杯冠軍,一名運動員拿到一項冠軍,就會有一顆星從空心變成實心。不過,隨著世界杯的取消,一般來說,“四星”就已經是羽毛球冠軍大滿貫的代名詞了。

在中國隊現役運動員當中,得到“四星”的人並不多,趙芸蕾就是其中之一。從2011年開始,僅僅用了兩年的時間,她就先後把蘇迪曼杯、世錦賽、尤伯杯、奧運會冠軍收入囊中,其中奧運會金牌還是兩枚,這讓她成為隊裡最快獲得“大滿貫”的選手之一。雖然代表世界杯的那顆星星還是空白,但是亞運會冠軍、超級系列賽總決賽等一系列極具分量的冠軍,讓趙芸蕾的“大滿貫”成色十足。

在奧運會達到自己職業生涯的巔峰後,趙芸蕾曾經也有過一段迷茫期,但在想明白之後,她選擇了堅持。她說:“2012年倫敦奧運會冠軍確實是巔峰,但那隻是我26歲以前的巔峰。現在,我的目標是里約奧運會。我想看看自己,在新的四年裡,還能達到怎樣的高度。”

對於奧運會的不同定位
說到趙芸蕾,就不得不提2012年的倫敦。在那年的奧運會上,趙芸蕾收穫了女雙、混雙兩枚金牌,成為中國羽毛球隊歷史上第一位奧運會“雙冠王”。或許大家還記得她在混雙賽場上的所向披靡,也記得她在頂住巨大壓力拿下女雙冠軍後與搭檔田卿相擁而泣的感人畫面。

在奧運會之前,很少有人想到趙芸蕾可以收穫兩枚金牌,這也包括她自己。在她心裡,能參加奧運會都是一種奢望:“其實我的羽毛球道路一直都不是很平坦,遇到了很多困難,所以我更習慣於去努力當前的東西,而不是去定一個很高的目標。”在趙芸蕾的心裡,她給自己的職業生涯做了一個很“粗糙”的規劃:一直打到打不動再退役,在此之前,自己絕不可以放棄!

面對夢寐以求的奧運會,趙芸蕾自然會去爭取,而她爭取的方法就是埋頭苦練,自我充實。

天道酬勤。憑藉著自己的努力,趙芸蕾在2011年的表現近乎完美,尤其在混雙項目中,她幾乎做到了“無敵”。之後,她順理成章地入選了中國隊的奧運參賽陣容。即便是到了倫敦,趙芸蕾仍舊保持了之前的那種踏實與淡定:“到了倫敦,我都沒想過說自己一定要去拿金牌,我只是想盡力打好每一場球。”那個時候,奧運冠軍,在趙芸蕾的心裡還是一個夢想。

兩塊奧運金牌,趙芸蕾在自己的第一次奧運會之旅中收穫了一個夢幻般的成績,伴隨著喜悅與興奮而來的,還有各種活動。奧運會之後的半年,趙芸蕾幾乎沒有系統訓練,在結束了所有活動重新拿起球拍的時候,她突然感到了迷茫。

趙芸蕾回憶說:“接近半年時間沒有系統訓練,剛恢復訓練的時候感覺完全不對,幾乎找不到之前的那些狀態。那段時間出去打比賽,成績也不是很好,外界的質疑聲很多。”急流勇退,似乎也可以,但是,要放下羽毛球,那麼多年的感情,捨不得。

當想不通一個問題的時候,就回到原點,回到自己開始的地方,趙芸蕾就是這麼做的。從2010年亞運會的異軍突起,到2011年的集中大爆發,趙芸蕾除了超人努力,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心態:“我的性格很好勝,比賽中有機會讓對手只拿3分,我就絕對不會讓對手得到4分。但是我又不會從一開始就把目標定在冠軍上,我覺得踏踏實實落在每一天的訓練上更重要。正是因為這樣的心態,我才能穩定地進步。”

找到了自己的原點,趙芸蕾從奧運會冠軍的喜悅中回歸到過去的平和。此時再看奧運會,她說:“奧運冠軍是對我從開始練球到奧運會這段時間努力的一種回報,是對我青春付出的一種肯定,畢竟我的青春都放在了羽毛球上。不過現在,這都是過去了,我要向前看。”

今天,趙芸蕾再回頭看看那屆讓她榮譽加身的奧運會,她又有了新的定位:“2012年倫敦奧運會冠軍確實是巔峰,但那隻是我26歲以前的巔峰。現在,我的目標是里約奧運會,我想看看自己,在新的四年裡,還能達到怎樣的高度。”

對於自己的不同定位
選擇堅持,不僅僅是因為對羽毛球的不捨,更多的是因為自己內心的倔強:“說心裡話,26歲急流勇退也可以,但是我重新審視了自己,覺得自己的能力還有。如果在身體、狀態各方面都還可以的時候選擇退役,我想我會後悔。”而在此時,訓練對於趙芸蕾來說也發生了悄然的變化。

奧運會前,趙芸蕾認真訓練,更多的是因為她把羽毛球當作自己的工作,認真訓練是履行一個運動員應盡的責任。奧運會後,趙芸蕾依舊刻苦,但此時羽毛球在她心中的地位已經發生了轉變。她說,自己現在更加熱愛羽毛球了,刻苦,不會覺得很累,反而會覺得更有意思。

趙芸蕾不喜歡被稱為“老將”,她自認為一直以來心態都很年輕,只有在靜下來時會想:“有時候也會覺得,隨著年齡的增加,運動生涯肯定越來越短,不像小的時候有那麼多的時間。所以我就更想抓住這有限的時間多去打打球,多去體會羽毛球帶給我的樂趣。我所知道的很多前輩退役後,幾乎沒有機會再去摸摸球拍,沒有機會再去體驗這樣高強度的酣暢淋漓的對抗。趁著現在能,我要盡可能當作享受。”

熟悉國家隊的人都會看到這樣的場景,無論是日常訓練還是封閉集訓,或者是外出比賽間隙,只要有時間,趙芸蕾總會和張楠一起加練,無論是網前球還是平抽擋,再或是發球,往往一練就是一個小時以上。

對於趙芸蕾這樣以刻苦著稱的運動員來說,加練其實是家常便飯,可加練對於她來說同樣有著不同的意義。她說:“以前加練,會覺得累,覺得辛苦。現在則是對羽毛球真心的熱愛。主動加練,不是一種勞累,而是一種享受。”

倫敦奧運會後,作為球隊的大隊員,無論是資歷還是成績,都需要趙芸蕾在球隊裡肩負更重的擔子。比如,在今年湯尤杯賽前,教練就專門找她談話,告訴她這次尤伯杯的困難,希望她能做好準備,起到核心隊員的作用。趙芸蕾說:“教練和我談過之後,我當時真的覺得壓力很大。兩年前的尤伯杯,我上場機會不多,感覺還好。可這一次教練讓我認識到,我需要承擔更大的責任。可能根據情況我要和不是原配的隊友搭檔,而且隊裡有年輕隊員,對於我們來說,更需要有穩住整個隊伍的能力。其實,這就是奧運會之後我的轉變,我能體會到身上的擔子重了,責任重了。這麼說吧,過去我更多的會想做好自己,走好自己的每一步路;現在除了這個,我還會想要去更多的為中國隊守好自己的陣地。”

為了能擔起自己的責任,趙芸蕾也在不斷地自我完善。曾經的她,訓練比賽不順,雖然不會直接表現出來,但是也會自己生悶氣,帶著情緒打球。而現在的她,已經可以淡然處之:“如果帶著情緒去訓練,那這麼一堂訓練課就過去了,練得不好自己也不開心,何必呢。如果我調整得好,能很開心地完成訓練任務,這不是很好嗎?本來現在時間就很寶貴,更不應該用生氣去浪費時間了。”

責任,不僅僅體現在自我嚴格要求上,更多的還體現在幫助年輕隊員上。作為女雙組的大姐姐,好脾氣的趙芸蕾是師妹們口中的“小熊姐”。很多小隊員遇到技術上的問題都喜歡請教趙芸蕾,雖然請教的問題有些瑣碎,比如雙打接發球的出球線路選擇,比如防守時兩人的站位及負責區域,這些問題很細,細說起來又很複雜,但趙芸蕾每次都會不厭其煩地回答師妹們的問題,必要的時候,她還經常親力親為示範動作。遇到有些彼此間不太熟悉、遇到問題不太好意思向她諮詢的小隊員,一旦看見她們在場上出現了什麼問題,趙芸蕾也會直言不諱地指出來,“大姐姐”的風範盡顯無遺。

這樣的一些小細節,其實也是趙芸蕾主動擔起責任的表現。在她的心裡,女雙組是中國羽毛球隊的王牌,身為其中的一員,自己有義務為它保持在最高水平奉獻力量。她說:“我也是從小隊員走過來的,我也接受過我的前輩們的指導和幫助。每一個運動員都不可能一直打下去,要保證隊​​伍一直輝煌,那需要一種傳承。以前的隊員把好的經驗教給我們,我們沒有丟,就應該再傳給更年輕的隊員,這是一名老隊員應盡的義務,更是中國羽毛球隊的優良傳統。”

雖然趙芸蕾在個人成績上很輝煌,但是在團體比賽中她似乎​​沒有那麼耀眼。 2011年、2013年兩屆蘇迪曼杯,主打的是另一對混雙徐晨/馬晉,而在近兩屆的尤伯杯賽中,趙芸蕾都是以第二雙的身份出戰,這似乎沒能體現出她的價值。對此,她淡然一笑:“對於我來說,能夠入選團體陣容就是一種肯定,而且團體是需要大家共同努力,每一個人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才能取得最後的勝利。可能二雙上場機會比較少,但是一旦上場,往往就是面臨那種不能輸的絕境,同樣重要。所以,對於我來說,只要是團體的一員,我就時刻做好上場贏球的準備,這是我在團隊中的責任。”

今年的尤伯杯決賽,首次參賽且擔任一雙的湯金華/包宜鑫在一雙的比賽中輸了,趙芸蕾和王曉理在中國隊2比1領先的情況下出戰第四場,以摧枯拉朽之勢戰勝對手,為中國隊鎖定勝局。整個比賽過程正如趙芸蕾所說,她隨時做好了上場贏球的準備。

對於生活的不同定位
2004年,趙芸蕾從湖北來到北京,開始了自己的國家隊生涯。 10年後,趙芸蕾依舊奮戰在一線賽事,而當初一同進隊的很多隊友都已經離開了,比如潘攀退役做了教練,比如成淑回到了江蘇隊。

看到曾經的戰友離開,趙芸蕾心中感慨萬千。思緒回到10年前,一個個還都是小孩,每天聚在一起嘰嘰喳喳鬧個不停,這些場景還歷歷在目之時,10年的時間已經過去,趙芸蕾不禁感嘆:“時間過得太快了!”

戰友們的離開,一方面讓趙芸蕾感到不捨,另一方面也讓她更加深刻地體會到時間對於自己的含義:“10年一眨眼過去了,而對於26歲的我來說,時間更有限。現在,我應該加倍珍惜。”

作為女雙組的大隊員,趙芸蕾現在依舊身兼兩項,她笑著說,這是自己珍惜時間的一種方式:“其實現在就是想多打幾場比賽,能多在場上待一會,能多打幾個球對我來說都是享受。就我現在的體能來說,兼項還不是很累,但如果有一些傷病就會覺得有些吃力,所以下一階段我還是要以防傷防病為主。在我還可以的時候,我會堅持多打球,等到我什麼時候實在覺得吃力了,會考慮放棄兼項。”

對於雙打來說,不僅要考慮自己的情況,搭檔的狀態也會對自己的職業生涯有所影響。奧運會之後,趙芸蕾的冠軍搭檔田卿屢受傷病困擾,影響到了兩人搭檔比賽,整個2013年,兩人搭檔參賽的站數不超過10站。對於好勝且更渴望打球的趙芸蕾來說,這樣的場景不是她希望看到的。

遺憾歸遺憾,但如今的趙芸蕾對待打球、對待生活的看法更加成熟。她說:“就像我一直堅持的那樣,只要盡力做好自己,不留遺憾就好了。我理解田卿,每個人的身體情況、傷病程度都不一樣,我能看到她的努力。我也經歷過傷病,更能理解她,她已經努力做到最好了。”

其實,在私底下趙芸蕾和田卿還是會互相發發牢騷,就像10年前她們一起進國家隊時一樣。兩人一臉愁容,抱怨練得太累,這也疼那也酸,乾脆不要練好了,抱怨過後,哈哈一笑,該怎麼努力兩人絲毫不會偷懶。趙芸蕾知道,對於羽毛球,自己已經有了感情,田卿也一樣。

關注趙芸蕾的微博,發現她是一個很會享受生活的人。週末假期,和朋友吃各種大餐美食,去放鬆郊遊。出國比賽,趙芸蕾也會盡顯吃貨本色,幾乎每一天都要髮美食圖片來“報復社會”。其實,原來的趙芸蕾並不是這樣,曾經很長一段時間,她的心裡只有訓練,只有比賽,每次出去比賽,滿腦子只會想比賽,想贏球,過於重視反而導致心理緊張,發揮不好。逐漸地,趙芸蕾學著去平衡生活與羽毛球的關係:“打球時,就全身心投入,認真打球,決定要放鬆了,就抽出幾個小時來放肆地去玩去吃。生活和羽毛球應該是互相調劑、互相促進的,而不是互相約束。”

提到生活,就不得不提張楠。他和趙芸蕾既是場上的黃金搭檔,也是生活中的情侶。能和相愛的人並肩作戰,趙芸蕾和張楠可謂羨煞旁人。因羽毛球結緣,兩人也繼續在羽毛球上找到彼此的共同語言。趙芸蕾說:“打球方面,張楠對我的幫助很大,經常給我一些男性化的思維和打法,讓我提高很快。在我訓練很累或者遇到瓶頸的時候,他也會給我安慰和幫助。”

或許和其他人比起來,趙芸蕾和張楠的生活沒有那麼豐富多彩,兩個“球痴”即使訓練結束後,討論最多的還是羽毛球。趙芸蕾笑著說,其實他們平時生活很簡單,逛街、吃飯、看電影,再加上加練補課。趙芸蕾說:“我覺得張楠是一個比我更熱愛羽毛球的人,即使練得再累,他也充滿激情,經常主動加練。現在的我對羽毛球感受的轉變,受他的影響很大。 ”

情侶搭檔,最讓趙芸蕾感到舒服的就是彼此間的溝通。如果場上出現什麼問題,趙芸蕾總會直截了當地和張楠說,不會有太多顧忌,這樣保證了兩人溝通的順利。當被問到太直接是否會引起一些爭吵時,趙芸蕾笑著說:“還好,還好。”

現在的趙芸蕾性格更為成熟,對待羽毛球更加熱愛,在重新找到自己的定位之後,她為自己規劃出了更加多彩的人生。如今,她已經把目標放到了兩年後的里約奧運會,雖然她說自己不是一個愛定長期目標的人,但是這一次,她要逼自己一把,她要看看新的定位後,新的四年裡,自己能走到怎樣的高度!

留言

 
回到最頂